星期二
最新公告: 2018年凡通过我社一次性团队满400人以上有政府返利政策,请来电索取同行合作协议,同时可为广大驴友徒步绩溪古道提供向导、优惠门票、订餐、订房、篝火晚会、烧烤、会务、拓展等服务。
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旅游资讯 >> 一曲大美徽州的赞歌——读方静新著《审美微..
 
一曲大美徽州的赞歌——读方静新著《审美微州》

www.jixijz.com   [字体: ]   作者:兰18356333912  来源:0563-8156998  浏览:642

作者 | 徐玉基


   正文  ▾


癸巳甲午之交,读完方静先生的新著样稿《审美徽州》,似喝了一杯浓醇的徽州甲酒,微微有些醉了。

夜深人静时,打开电脑,感觉不是面对冰冷的文字,而是回到了我熟悉的徽州老家。那一个个山环水绕的村庄,一幢幢美轮美奂的建筑,一幕幕薪火相传的风俗,一张张朴实纯真的面孔,扑面而来,是那样亲切,是那样优美。书名《审美徽州》,正是以一个全新的角度,演绎了大美徽州的深刻内涵。

 

历来主张,徽州本土专家在研究徽学中应该发挥主力军的作用。这是因为徽学这一门学问,必须扎根在深厚的徽州土壤之中。从小耳濡目染徽风徽俗,才能对徽学有深刻的理解和正确的解读,进而把握徽学的要义,在独树一帜的徽学研究中有所建树。近年来读了不少关于徽州的理论文章,其中错误理解徽州的观点亦不少。以我土生土长徽州人的眼光来看,他们不是在论述现实中的徽州,而是描述自己猜想中的徽州。还徽州以本来面目,是徽学研究必须遵循的原则。

我与方静未曾谋面,但读过他的几本著作,他主编的《绩溪徽学通讯》,刊登的都是第一手资料,因而弥足珍贵。他有深厚的文化底蕴,又是绩溪人,在绩溪工作,经常深入古村山乡,醉心于田野调查,以他的优势来写这本《审美徽州》,给人以期待。

《审美徽州》这篇文章难做,迄今我未见过类似的著作。

难就难在上下几千年,纵横六个县,时间跨度大,论述难点多,把握不易。说到美,徽州处处皆有美的踪迹。原始的美,发展的美,成熟的美;山水的美,建筑的美,人文的美;静态的美,动态的美,动静辉映的美;个体的美,群体的美,整体的美;抽象的美,具象的美,显性的美,隐性的美……怎样梳理,怎样归结,看似易,实则难。

好在方静先生以他占有的丰富资料,条分缕析,攡藻扬葩,寻找审美踪迹,解读审美密码,挖掘审美内涵,拓展审美视角,修炼审美悟性,提升审美境界,从古到今,从内到外,从物到人,从形到韵,终于成就了这一篇美文。

我对审美是外行,但是审美并不神秘,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审美观。例如某人染了个黄头发,徽州人认为“丑鬼”,温州人认为时尚,广州人认为前卫,凉州人认为怪异,所谓“情人眼里出西施”,审美是与文化、习俗、环境、生活有着紧密联系的

不管怎么说,审美有两个必备要素,一个是事物自身的美,这是最重要的。尽管人们的审美观千差万别,还有的人以丑为美,但是大多数人的观点是趋向一致的,例如青山绿水美,还是秃岭臭河美?另一个是人的辨别能力的美。有美的辨别能力,才能认识美,创造美,享受美。美不等于漂亮,一些表面看起来不漂亮的事物,经过揭示本质,溯源清流,即使在破旧、衰败、残缺的外表下,隐藏的也是大美。

你能说山顶洞人的一把石斧不美,河姆渡人的一只破罐不美?今年年初,我曾参加上海的一个春联大会,专家点评一副对联,那副联初看平谈无奇,甚至较为平庸,但是经过点评,解读,原来看似平庸的字眼里,却有着不平常的内涵,这次点评成为春联大会最为抢眼的内容。由此,我们看到了专家学者的责任,他们要揭示美的内涵,言人所不能言,把事物的美发挥到极致。

经常见到徽州来旅游的外地客人,都说徽州美,但是美在何处,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。我也对着他们感叹:到了美的地方,却没有得到美的享受,可惜了。方静先生写的这本书,可以说做了一件好事,相信读过这本书的人,对徽州的美的认识,可以上升到一个更高的层次。

徽州是美的,但是还要去认识美,包括我们这些土生土长的徽州人。生活在青山绿水白墙黛瓦石板路油菜花的环境之中,我们见到的是朦胧的美,这种美足以让我们热爱自己的家乡,热爱我们的生活,感叹先祖为中华文化作出的伟大贡献。但仅此还不够,我们不但要有朦胧的美,有着明月一样的轮廓。我们还要清晰的美,清楚到枝叶脉络,探索美的源泉在哪里,美的内涵在何处,追求诗一样的生活。

在建设和谐社会,实现中国梦的今天,徽州的美,也可以作为中华民族实现美好生活的样本。这就是研究徽州审美的现实意义。

方静认为徽州文化的核心是和谐,我很赞成这个观点,和谐也是徽州美的核心内涵。“和谐”一词出于《左传》:“(齐恒公)九合诸侯,如乐之和,无所不谐。”和谐,是指不同事物之间相辅相成、共同发展的关系。

我们生活在这个地球上,要达到人与人,人与自然的相互协调。那么,徽州人民在长期的实践中,已经作过许多有益的尝试,有的经验在今天也还有借鉴意义。例如村庄的建设中,我们不得不佩服先人的智慧。

如果我们站在高处,看徽州的古村落,白墙黛瓦绿树蓝天碧水,是那样的优美,那样的协调。村庄的形状优美,村庄的结构优美,村庄的色彩优美,村庄的韵味优美。

如果我们走进村庄,发现美是无处不在,马头墙、石板路、天井、门楼、雕刻、墙画、匾额……村庄与环境相协调,建筑与村庄相协调,生活与建筑相协调,习俗与生活相协调,真如齐桓公九合诸侯,“如乐之和,无处不谐。”

更让我们惊叹的是,徽州的村庄建设,并没有一个统一的设计师,没有一个规划的蓝图,但是有一以贯之的审美观。设想一下,古时没有规划局,没有建设部,没有红头文件,政府也没有投资,全靠村民的努力,一代又一代人在几百年上千年的时间里接力建设,而一个村庄象是按照一张蓝图严格建设似的,令人不可思议。

可见,徽州人思想观念是何等的息息相通,不然的话,难以达到徽派建筑的成熟巅峰。这里就要研究审美的问题了,正因为徽州人的审美达到了和谐的统一,才有我们今天见到的那些蝶形村,牛形村,船形村,鱼形村……形态各异,风格统一,叹为观止。

举这个例子,是说明审美在徽州走向辉煌中发挥着重大作用,也是今天探讨研究进而借鉴运用的迫切需要。其它的方面何尝不是如此。例如民俗方面,抬汪公、嬉鱼灯,舞大刀,叠罗汉等等,长盛不衰,原因何在?根源还在徽州人的审美意识,他们认为这样做,反映了村民的追求,得到了美的享受。

徽州审美的两个方面,美的存在和美的意识,主导了徽州人审美的独特风格。

按照唯物主义观点,存在决定意识,这也符合徽州审美的发展路径。离开存在讲意识,往往会偏离事物的本质。近年读了一些徽州文化的文章,感觉在存在和意识两者关系上有些混乱,最终陷入了为美而美的歧路。从我们徽州人生活的踪迹来看,追求美从来都是建立在现实生活的基础之上的,离开现实生活去追求纯粹的美,并不是徽州审美的出发点。

又举徽派建筑为例,为什么徽派建筑不同于北京的四合院、湘西的吊脚楼、陕北的窑洞、云南的竹楼,这就要从实际出发。徽派建筑是根据地理、环境、气候、资源、财力、智慧等各方面条件而形成的。


曾在浙江临安一处从徽州搬来的建筑里参观,讲解员说,为什么徽州人把窗户建得这么小,是为了防止女人红杏出墙。我说,“你杠起头筋瞎嚼”,徽州有名有姓的贞节女人有65078人,可不是靠小窗户关出来的。窗户造得这么小是迫不得已,防盗是一个原因,其实是无法造大。砖墙本身有个承重问题,窗户大了,结构就不牢固。现在有钢筋水泥,足以建造大窗户。

再如马头墙,今天看来,很是美观,成为徽州符号的代表图形。但是马头墙的来历,并不是为了好看,好看是在实用的基础上的创造。防火是一个原因,在城镇尤其重要,因为城镇中店铺相连,一家失火,殃及邻居。但在乡村中,马头墙除了防火外,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防风。

不了解徽州的人,是没有这个体会的。原来徽州地方,每年农历清明前后,都会有一到几次罡风肆虐,徽州人称为“乌龙精挂纸”或“斩尾龙挂纸”。传说徽州某知府上任路上,被新安江中一条龙谋害,那条龙变作知府,携夫人上任。玉帝大怒,派张天师下凡,斩杀了孽龙。此时夫人分娩,龙生九子,前八个均被张天师所杀,生最后一个时,夫人苦苦求情,留下后代好为她百年后祭祀。张天师留得末子性命,但剁掉了它的尾巴,使之不能变化造孽。后来,每年清明,斩尾龙均要携一对鲤鱼来母亲墓前挂纸,来时风雨大作,毁坏人家屋瓦无数。有一年,我村遭遇斩尾龙挂纸,我家门前水塘的水竟被卷上大路,多数人家屋瓦均被吹坏,那些日子,瓦匠天天加班,为村民修房。我曾写诗一首,内有“一对鲤鱼何曾见,千家屋瓦如漏筛”句。不生活在这种环境中人,是体会不到这种情景的。马头墙在防风方面起到重大作用,如果没有这一道屏障,损失将更惨重。至于马头墙建得那样美丽,那样赏心悦目,确是徽州人的智慧了。方静在书中对此作了大量的举证和分析,都是令人心悦诚服人。

徽州人的审美,也是建筑在文化与财力基础之上的,方静不惜用好几章篇幅,对此作了铺陈。徽州之美,证实了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的规律。自然与人的和谐,正是体现在此。文化不是独立存在的东西,而是渗透融合在各种事物之中的,通过各种载体得到淋漓尽致的体现。例如一块牌匾、一扇雕窗、一幅祖容、一口水井、一出社戏,无不包容了徽州人的思想感情、人生感悟。

文化并不是神秘的东西,我捧着一只“芦大”碗,吃了一餐苞芦糊,这就是徽州人的生活,徽州人的文化。看起来世俗,平庸,何美之有?但是文化赋予它美的内涵。

歙南山中有俚句:“脚踏一炉火,手捏一个苞芦馃,除了皇帝就是偶。”谁能说这种俗话不蕴含着美意呢?那种自豪,那种洒脱,那种神态,能说不美?

徽州人文之盛,当然成就了审美的极致,一件普通的物事,偏要搞出吉祥如意的寓意。例如徽州人通常所说的祈使语“清吉”,便有柏枝、天竺,甚至青菜为吉祥物,柏枝选圆柏,寓意百年圆满;天竺选红子青叶,寓意红火长青。这样的审美,无疑增加了美的内涵和美的境界。方静在文中多有列举,足以说明徽州人以文化增添美感的审美意境。

财力在徽州审美中发挥着重大作用,如果没有雄厚的财力,营造审美氛围,升华审美意境,心有余而力不足。徽商的巨大财富,确实为徽州之美锦上添花。近年徽州文化研究涉足此领域较多,方静在书中也有厚重的分量。

如果说书中稍嫌不足的话,我认为缺少了“心灵之美”这一篇。心灵美,即人之内在的美,是审美的重要内容。看不见的心灵美通过看得见的语言美、行为美进而各种创造出来的事物美表现出来的。心灵美主导了行为美,行为美促进了心灵美;心灵美指导了行为美,行为美又升华了心灵美。

在徽州的历史上,形成了许多好传统,表现了徽州人的心灵美。例如诚实守信,义中取利,报效桑梓,兼济天下,拾金不昧,扶危济困等等。我家周围邻居有一个良好习惯,就是主动打扫公共卫生,房子周围的道路,始终保持清洁。没有人组织,也没有人指挥,靠的是自觉,脏了就扫,大家抢着扫。这一习惯百年传承。说平常也平常,说不平常实在是不平常,心灵美在徽州人中可见一斑。

徽州大量的公共建筑,都是徽州人依靠自己的力量建设起来的,高大的石桥,逶迤的大路,结实的河堤,星罗棋布的凉亭,遮天蔽日的大树,无不见证了徽州人美好心灵的奉献。徽州的美,如果缺少了具有大美之心的人,是不可能如此辉煌的


最后,关于审美,歙县许村《大观亭记》中几句话或可对我们有所启示。这篇记是明代许村人写的,其中有句:“故以心观物,物皆自得;以物观心,心以物迁。登斯亭者,幸毋观之以物,而观之以心,不观以心而观以神,则物以心遇,心与神谋。无适非观,无适非中正也,观必至此而后大。”我想,审美也要有这样的境界,观物与观心,是审美的两个方面。

我们在审视徽州旖旎多姿的风光景物,积淀深厚的人文古迹,大气磅礴的民俗徽韵,穿过时光的隧道,挖掘心灵的宝藏,不能再现徽州的奇迹,也可以光大徽州的精神。

祝贺方静先生新著面世,徽州审美是一篇做不完的文章,大家都来锦上添花,期待读到方先生更多的好作品。


注:

方静,男,字清华,法学士,公务员,安徽省绩溪县家朋乡鱼龙山人,生于20世纪60年代,近年来业余从事徽州学研究,现为安徽雀徽学会理事、黄山学院徽州文化研究所研究员、安徽省广播电视大学黄山市分校兼职教授,著有《魅力绩溪》《徽州民谣》《解读徽州》等专著。



 


 
上一篇: 因何“无梦到徽州”?
下一篇: 徽州古村——上庄 | 曾冠以“胡适”之名的古村落


免责声明:
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,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,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。

旅游资讯
酒店推荐
地接线路
版权所有:安徽绩溪涧洲旅行社 联系电话:0563-8156998、8166460、8153456、8156598、 传真:0563—8153456 联系地址:绩溪县龙川大道印潭路203甲(和谐华庭售楼中心旁) 运营网址:1.http://www.jixijz.com/Admin/main.jsp 2.http://www.jixily.net/ 3.http://www.jixilxs.com/index.html 研学网站:http://www.yanxuetour.com.cn/
今天点击: 3797 次 昨天点击: 4945 次 总点击: 16046072 次 你IP为:54.162.224.176
皖ICP备06013716号
,,,,,,,,,,,
一圈旅游网 百色门户网 广西房产网